新澳门游戏注册

||||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成果?>?学术论文

经济单边主义的“复活”及应对——从拉美国家与美国贸易关系演进的视角分析

作者:杨志敏  时间:2019-08-10  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19年第4期

内容提要: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拉美国家与美国贸易关系发展过程中,先后遭遇美方两波经济单边主义的威胁。其一,随着《1962年贸易扩展法》和《1974年贸易法》的相继出台,20世纪70年代后,尤其是80年代,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方式和手段发生了转变,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观色彩凸显。进入90年代,尤其在推动WTO成立前后,美国开始更多地倚重多边贸易体制,并对拉美的贸易政策做出调整。期间,拉美国家发展模式普遍由“进口替代”转型为“出口导向”,美拉双边贸易关系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但期间,美国仍采取多边和单边主义并用手法。其二,2017年以来,美国新政府的经济单边主义“复燃”。包括拉美部分国家在内的全球多个国家未能幸免,拉美地区再次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经济制裁、极限施压的“重灾区”。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制裁由20世纪60年代延续至今且力度不断升级。经历美国两次经济单边主义的威胁,拉美国家分别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力主基于规则的多边和双边贸易体制;通过“阻断性”立法应对域外经济制裁;坚持开放的地区主义,并从深度和广度上挖掘和拓展地区内外的经济一体化,从而减少对美国经济尤其是对其贸易的依赖。尽管美拉经济实力严重不对称,拉美国家应对经济单边主义威胁的手段受限,但其中仍不乏有益启示和借鉴意义。

关键词:拉美 美国 贸易保护主义 经济制裁 “长臂管辖” 经济单边主义

作者简介:杨志敏,经济学博士,新澳门游戏注册研究员,一体化研究室主任,墨西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2017年以来,美国新政府以国家安全、产业损害和保护知识产权等为由,依据本国国内法发起“232调查”“201调查”和“301调查”①等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他国施压,从而加大了贸易摩擦的风险②。与此同时,美国继续采取并升级经济制裁手段,并将国内法律、法规的触角延伸至境外实施“长臂管辖”③这种绕开以世界贸易组织(WTO)及其“争端解决机制”(DSS)④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并与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多边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表明美国的经济单边主义政策⑤再次回归美国频繁使用单边主义也具有迫使多边经贸规则朝向其设想的方向变革的目的。⑥事实上,在美拉经贸关系发展史上,拉美已经遭遇过一次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经济制裁等单边主义的威胁。纵观双方经贸关系发展进程,美国对拉美国家采取的经济单边主义做法具有典型性,而拉美国家采取的应对措施也不乏借鉴意义。

一 2017年之前拉美面临的美国贸易政策调整

20世纪70年代之后尤其进人80年代,拉美国家受到了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从形式到内容变化的影响。90年代中期,尤其是WTO成立后,由于美国开始更多地倚重多边贸易体制并倡导开放的地区主义,美拉之间迎来了20余年贸易自由发展时期。但是,在此期间,美国仍旧采取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并用手法,其针对古巴的经济制裁和贸易封锁的单边主义措施从未中断。⑦

(一) 美国的激进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贸易政策相继做出重要调整。先是“贸易救济”措施由传统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等向以“国家安全例外”这类更具主观色彩的方式转变。其后,从过去以保卫本国市场为主的“进口保护主义”向寻求打开他国市场的“出口保护主义”转变。⑧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特别是罗纳德·里根(1981-1988年)执政时期,美国通常利用所谓“互惠”法律(“Reciprocity” Laws),其中主要是利用“301条款”向贸易伙伴施压,对侵犯其贸易利益的国家实施制裁。期间,具有浓厚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1988年综合贸易及竞争法》(The 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出台,标志着美国贸易政策从战后自由主义调整为保护主义。⑨由于“301调查”,的标准是单方面制订的,其主观因素极强,大大增加了爆发贸易摩擦的几率,因此又被称为“激进的单边主义”。 

……

 

>> 经济单边主义的“复活”及应对——从拉美国家与美国贸易关系演进的视角分析(PDF全文)